欢迎来到秋露網

秋露網

当前位置:

一個30歲離婚女人:花了50多萬招上門女婿,最後卻以離婚收場

时间:2020-01-21 11:02:49编辑:健康養生堂阅读(554)

東海市,國際機場。

“快!”

“快!”

幾十個身穿黑色西裝之人,衝向出口通道,一個個臉色極爲嚴肅,如臨大敵。

周圍的乘客,急忙讓開,不知道是什麼人物,竟然如此陣仗。

爲首的一個西裝男子,緊緊皺着眉頭,似乎想到什麼,立刻轉身離開。

很快,機場外的步行道上。

江寧坐在長椅上,緩緩吐出一口菸圈。

“老爺希望你能回去,他很想你。”

身後五步外,西裝男子恭敬道。

在其他人面前,西裝男子高高在上,無人敢得罪。

但在眼前的年輕男子面前,他感覺自己卑微到了極點!

“想我?”

江寧微微轉頭,臉上露出一抹嘲笑,“他是想我的權,還是想我的錢?”

換做其他人說這樣的話,西裝男子會不屑,堂堂北方豪門江家,會覬覦別人的權財?

但眼前的男子,不一樣。

他是江家,唯一的繼承人!

更讓西裝男子驚歎的是,他還是東方第一戰神,實力強大,財富滔天!

“十五年前,當他把我趕出江家,娶了那個狐狸精開始,江寧就死了。”

江寧吐出最後一口菸圈,“現在的江寧,跟北方那個江家,沒有任何關係。”

他起了身,直接離開。

“不要再派人來找我,否則,來一個,我殺一個!”

恐怖的殺氣,瞬間籠罩着西裝男子!

直到江寧的背影消失,西裝男子緊握的拳頭,才漸漸放鬆下來。

他的後背,早已經被汗水打溼。

在江寧面前,他竟然緊張了。

機場停車場,早就準備好了一輛車。

江寧上了車,立刻撥通一個號碼。

“阿飛,都安排好了麼?”

耳機裏傳來了聲音。

“地址給我。”

說完,江寧直接掛了電話,他的手裏,拿着一張褶皺的糖果紙,思緒一下子飄到了十五年前。

十五歲的他,被趕出江家,流落街頭。

飢寒交迫之際,一個穿着樸素的小女孩,將自己手裏唯一的糖果,送給了江寧。

隨後,他被一個神祕人帶走。

當他第一次出現的時候,整個世界都在顫抖!

三年後,他被譽爲東方第一戰神,那時的他,才十八歲!

如今,十二年過去,戰神之威,震撼全球,江寧卻選擇了歸隱。

他永遠忘不了,那個小女孩。

他忘不了,那雙純淨的眼睛。

他忘不了,那張善良的臉。

將糖果紙小心翼翼收好,江寧深吸了一口氣。

若是認識的人在這,恐怕會大驚,這個強大的第一戰神,竟然也緊張了?

“我回來了。”

汽車,疾馳而去。

彼時。

東海市萬順大酒店!

可謂熱鬧非凡。

酒店包間,林雨真坐在那,粉拳緊握,雙眼通紅,委屈到了極點。

而站在一邊的林母蘇梅,更是氣得臉色漲紅。

“林文,他們根本就沒安好心!你要還是個男人,就去拒絕老爺子!”

她尖叫着,“難道你要看着女兒的幸福被毀了?”

什麼招納賢婿?狗屁!

蘇梅纔不會相信他們這麼好心。

林家從一個小作坊,用十五年的時間,發展成東海市三流家族,家主林霄算是一個白手起家的典範了。

林霄有三子,林強、林武和林文。

林強接手了林家大部分產業,林武前往省會開拓市場,而林文卻是在一場意外中,雙腿殘廢,如今只能在家休養,受盡冷眼。

這次爲女兒招納賢婿,就是林強跟林武二人慫恿老爺子做出的決定,還拍着胸口保證,一定給林雨真找一個優秀的男人。

可結果呢?

幾個候選人,都是平庸無名之輩不說,甚至有一個,不僅比林雨真大了十歲,還有間歇性精神病!

這哪裏是給林雨真找賢婿,這根本就是要毀了她!

林文此刻漲紅着臉,心中同樣憤怒無比,卻依舊不敢忤逆老爺子。

他知道老爺子林霄的脾氣,向來說一不二,在林家,根本就沒人可以違抗他的意思。

“他是雨真的爺爺,不會害雨真的。”

半天,林文紅着臉擠出一句話。

蘇梅幾乎要氣暈過去,手指着林文,哭喊着。

“我怎麼嫁了你這麼個窩囊廢啊!”

她知道林文是孝子,以前對林霄就是言聽計從,現在殘廢了之後,更是變得軟弱,根本不敢忤逆林霄的意思。

可不管讓林雨真選擇哪一個男人當上門女婿,都會毀了林雨真啊!

他們這一家,會被整個東海市的人當成笑話!

蘇梅難過地哭,大罵林文,林雨真默默流淚,林文也只能用力抓着自己根本沒知覺的大腿,暗暗自責無奈。

“媽,你別說爸了。”

林雨真擠出一絲笑容,絕美的臉上,兩道淚痕。

“也許,爺爺會給我找一個好男人呢。”

她哪裏不知道,這都是大伯跟二伯的意思。

自己大學畢業之後,進入林家集團工作,短短兩年時間,就做出了出色的業績,將他們的子女壓了下去。

他們只是擔心自己會爭奪林家的產業,所以才慫恿爺爺,迫不及待給自己找個上門女婿嫁出去,這樣一來,便沒了爭奪林家產業的資格。

她知道,父母也都知道,可他們,卻無力抗爭。

在林家,沒人可以忤逆爺爺的決定,誰都不行。

聽到鐘聲響起,林雨真起了身。

“走吧,爺爺等急了,又該罵我們了。”

看着林雨真微微顫抖的身子,林文苦澀而無奈,他不敢看自己妻子,埋怨的眼神。

他心裏清楚,留在林家,雖然憋屈,但至少一家老小生活不愁,若是被趕出林家,那可怎麼辦?

酒店大堂內,燈火明亮,賓客都到了。

坐在上頭的林家老爺子林霄,一身精緻的唐裝,拄着柺杖,紅光滿面。

“恭喜啊林家主。”

“恭喜林家主得到一個優秀的孫女婿!”

一個個賓客恭維着林霄。

“爸,時間差不多了,該宣佈了。”

站在一邊的林強,身形魁梧,身上散發着一種氣勢。

他看了一眼坐在不遠處的林雨真,大聲道:“我們的招婿已經有了結果,選中的是最優秀的年輕人。”

最優秀的年輕人?

哼,他心裏卻是清楚,這個賢婿的選擇,就是挑最差的選,甚至還有一些隱藏的疾病!

只要林雨真嫁了,那林家的產業,就跟她沒有關係了。

林霄這個人,是絕對不允許林家的東西,落到外姓人的手裏。

“各位!”

林霄站了起來,一開口,所有人都看了過去,“今天,我要正式宣佈,我孫女林雨真的夫婿人選!”

第2章 因爲你是我老婆

聽到聲音,林雨真身子顫抖了一下。

她擡起頭,看着站在上頭的林霄,這個爺爺,似乎從小到大,就沒關心過她。

甚至她出生的時候,林霄都沒有來看一眼,就因爲自己是女孩。

現在,他卻要爲自己選擇丈夫,決定自己的人生。

林雨真胸口起伏,她憤怒,她無奈,她張了張嘴想反抗,突然看到坐在輪椅上的林文,對她搖了搖頭,眸子裏滿是祈求。

她還是沒有開口。

“各位,經過我們林家的篩選,從十幾名優秀的追求者中,選擇了最優秀的那一個,成爲雨真的丈夫,我希望,兩位新人能得到你們的祝福!”

林霄的話說完,臺下一片掌聲。

在林雨真聽來,這只是在嘲笑她,甚至是同情她。

她眼眶微紅,強忍着要流下的淚水。

“爸,就是這個人。”

林強取出一張精緻的卡片,遞給林霄,上面寫着他們最後選出來的名字。

他們早就調查清楚了,這個傢伙毫無背景,是個孤兒,不僅過了三十歲,學歷低,沒文化,沒特長,還是個流浪兒,可以說是個極爲無能之輩。

而且,還有間歇精神病。

聽說,這是會遺傳的!

這樣一來,只要他跟林雨真結了婚,不只是林雨真跟林家產業再無關係,林雨真的孩子,同樣別想從林家分走一分錢!

林強看了坐在那的林雨真一家一眼,臉上閃過一絲得意。

“接下來,我就宣佈一下,最後的人選!”

林霄老花眼有些看不清,眯了眯眼睛,認真看了一眼,才道:“這位幸運的年輕人,江寧!”

旋即,所有人都轉頭,朝着酒店後門看去。

入贅之人,當然只能從後門走進來。

此時,後門打開,一個年輕人邁步走了進來。

林文夫妻二人,不忍去看。

他們知道,大哥只會選擇最無能的人給林雨真當丈夫。

林雨真卻是轉頭,她想看看,會是誰,即將成爲自己的丈夫。

江寧擡頭,兩個人四目相對,彼此無言。

他徑直邁步走了過去,所有人都看着他,只是臉上的表情,除了嘲諷之外,就是幸災樂禍。

“江寧,恭喜你,脫穎而出,成爲林雨真的丈夫,成爲我林家的贅婿。”

林強開口道,“你不用感謝我們,只希望你,未來能好好對待雨真。”

在他看來,林家給了江寧這個流浪孤兒一個家,就是莫大的恩情了。

林強走到林雨真跟前,輕輕牽起她的手,臉上滿是關心。

“雨真,來。”

他牽着林雨真的手,將她帶到江寧跟前,鄭重將她的手,放在江寧的手上。

這一幕,看得賓客又鼓起掌來,彷彿這是一場幸福的訂婚宴。

明天,整個東海市都會知道,林雨真有了一個無能的上門丈夫,這會成爲他們茶餘飯後的笑料談資。

林雨真頭腦一片空白,整個人彷彿被掏空了一般。

她彷彿聽不到了,也看不到了,甚至不知道宴會是什麼時候結束的。

宴會一結束,蘇梅便哭着離開了,林文只能滾着輪椅去追。

酒店門口,風吹在臉上,林雨真清醒過來。

看着站在自己身邊的江寧,她面無表情,只是聲音有些沙啞。

“大叔,我不怪你。”

她輕聲道,“你也是個可憐人。”

江寧比她大了十歲,她喊大叔,似乎還更適合一些。

江寧沒有說話。

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。

眼前的人,就是十五年前的那個女孩,她還是那麼善良。

即便在這種場合之下,即便受盡委屈,可爲了父母能夠有好的生活,她還是接受了。

“喲,堂妹,恭喜恭喜啊。”

突然,大門內走出一個人,拱手笑道,“恭喜你,有了一位優秀的丈夫!”

優秀二字,故意咬得很重,滿是譏笑。

林雨真皺眉,輕咬着嘴脣,看了一眼林峯,秀拳緊握。

“我爸他們爲了你的終生大事,可是操碎了心,”

林峯嘆着氣道,“現在好了,你總算是有了歸宿,我叔也能放心啊。”

說完,他不管林雨真蒼白的臉,轉頭瞥了江寧一眼。

這個無能的贅婿,就是他爸林強找來的,一想到資料上寫的那些,他就忍不住笑。

人竟然能廢物到這種地步。

“妹夫啊,進了林家的門,就要好好對我妹妹,”

林峯幸災樂禍道,“早點要個孩子,爺爺也會開心的。”

“不管生下來的什麼樣,哪怕是個傻子,我林家也還是養得起的。”

林雨真忍無可忍了,“林峯,你說夠了沒有!”

“雨真,我是在祝福你們啊。”

林峯道,“爺爺可是說了,希望你們早點生個孩子。我看啊,今晚回去,你們就把事情給辦了。”

這生出來的要是個傻子,那就更好笑了。

“你!”

林雨真擡起手,林峯頓時板起臉來。

“怎麼,你還想動手?”

林雨真咬着嘴脣,憤怒而委屈。

她今天敢打林家的長孫,明天他們家,就會被趕出林家!

在林霄那個爺爺眼裏,只有孫子纔是林家的人,她……根本沒資格。

見林雨真放下了手,林峯更加得意了。

從小到大,只有他欺負林雨真的份,林雨真就別想在他身上討得一絲便宜。

“我是爲你好,你還不領情。”

林峯故意嘆氣,“你爸殘廢這麼多年,要不是林家養着,你們一家三口早就餓死了,現在還費盡心思給你找了個丈夫,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,竟然還想打我。”

“要是被爺爺知道你想打我,後果……”

林雨真身子都在顫抖。

她憤怒地看着林峯,人怎麼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!

她轉頭要走,林峯卻又還是攔着她。

“雨真,這是爺爺的決定,你要是不滿意,就找他說去啊。”

林雨真委屈落淚,憤怒到了極點。

“你現在想做什麼?”

突然,一直不說話的江寧開了口。

林雨真擡頭,看了江寧一眼,脫口而出。

“我只想給他一巴掌!”

“啪!”

話音剛落,清脆的把掌聲響起,林峯捂着臉,整個人跌坐在地上,甚至沒來得及慘叫。

臉上火辣辣的痛覺傳來,他才反應過來,這一巴掌,是打在自己的臉上!

是江寧打的!

林峯楞了,林雨真也楞了。

江寧竟然敢動手打林峯?

他只是一個上門女婿啊!

“你……”

恍然間,林雨真嚇得臉色都發白了。

林峯會弄死江寧的!

“你爲什麼要聽我的話?”林雨真動了動嘴脣。

“因爲,現在你是我老婆。”

江寧道。

第3章 撤職!

林雨真只覺得腦袋轟鳴了一聲。

她愣愣地看着江寧,怎麼都沒想到,江寧竟然會爲了自己動手。

打的還是林峯!

這個林家的長孫!

就因爲……自己現在是他的老婆?

“你找死!”

林峯反應過來,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,掄起一拳,朝着江寧砸去。

從來就沒人敢打他,更何況是林雨真的丈夫,一個沒用的上門女婿!

“咔!”

他的拳頭,剛到江寧跟前,便被江寧一隻手抓住,旋即江寧猛地一用力,林峯手腕直接傳來咔嚓一聲!

“啊——!”

斷了!

林峯慘叫了起來。

“這是我老婆,以後,誰都不準欺負她。”

江寧說完,才鬆開了手,拉着還沒回過神的林雨真離去。

“我一定會殺了你!我一定會殺了你!”

林峯捂着自己的手腕,痛苦不已。

他怎麼都沒想到,自己家找來的廢物贅婿,竟然敢跟自己動手。

林雨真完了!

他們一家都完了!

林峯快步朝着酒店裏面跑去,也顧不得去處理傷口了。

酒店包間內,林強還在那,跟幾個生意夥伴聊天。

“爸!爸!”

林峯直接衝了進去,正在聊天的林強頓時皺起了眉頭。

“你父子倆有事談,那你們談,我們改日再聊。”

幾個客人起身離開。

林強板着臉,哼了一聲:“毛毛躁躁的,幹什麼!”

“爸,我讓人打了!”

林峯咬着牙,“你看我的手,都被打斷了!”

“誰幹的?”

林強立刻站了起來。

自己的寶貝兒子,連他都不捨得動手,誰敢下這麼狠的手?

“江寧!”

林峯咬牙切齒,“就是林雨真那個上門丈夫!”

他們剛剛給了江寧新生活,這小子不感恩戴德就算了,竟然還敢對林峯下手。

一個流浪兒,一個無能的窩囊廢,他反了!

林強大怒不已。

“那個上門女婿打的?”

資料裏,江寧是個流浪兒,更是一個窩囊廢,甚至還有間歇性精神病,恐怕是突然精神病發作了吧。

“林雨真讓他打我一巴掌,他就真的打了!”

“我的手都給打斷了!”

林峯眼睛都氣紅了。

他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。

林強皺着眉頭。

“那小子有精神病,恐怕是精神病發作了。”

他立刻讓人喊來醫生,給林峯處理傷口,“不要去招惹這種神經病,倒是林雨真,竟然敢讓那個江寧打你,哼,我定不會輕饒了她!”

“爸,把她趕出林家!”

現在正是有個好藉口。

這件事要是傳到林霄那,林雨真一家人都得滾蛋!

連長孫都敢打,誰給他們的膽子?

“林雨真現在負責的一個項目,正在關鍵時候,馬上就要籤合同了,若是現在把她趕出去,恐怕會有影響。”

林雨真的工作能力極強,短短兩年時間便拿下了幾個項目。

也正是如此,才讓林強父子兩個擔心,怕林雨真徹底站穩了腳跟,會威脅到他們。

“爸,項目都談得差不多,派誰去都能把合同簽下來,若是我簽下這幾個大單,爺爺肯定會更器重我。”

林峯狠狠道,“趕她走!讓他們這一家寄生蟲,都去死吧!”

……

彼時。

江寧跟着林雨真,回了她家。

一路上,林雨真還是有些楞神,怎麼都想不到,江寧會爲了她打人。

清醒過來,她又不得不擔心,江寧這一動手,恐怕就得罪了林峯。

以那個混蛋的脾氣,他一定會報復江寧的。

“叮咚!”

她摁了門鈴,好一會兒,林文才開了口,看向林雨真的眼神,滿是愧疚。

“雨真,你回來了。”

林文看到身後的江寧,表情一滯,沒有說什麼,只是微微點頭,“進、進來吧。”

“不準進來!”

江寧還沒走進去,蘇梅快步衝了出來,那張臉依舊還有淚痕,“給我滾!給我滾啊!”

“都是因爲你,雨真要成爲整個東海市的笑話,是你毀了她!”

“你給我滾!滾啊!”

蘇梅一邊喊一邊哭,一萬個不願意,讓江寧成爲她家的上門女婿。

如果江寧優秀,那她勉強還能接受。

可結果呢?

江寧年紀比林雨真大十歲,還一事無成,甚至是個流浪漢!

她丟不起這個人啊!

江寧沒有說話,轉身要走,林雨真突然拉着他的手。

“媽,讓他進去吧。”

現在讓江寧出去,林峯肯定會找人要他的命。

他是爲了自己才動手打人的,林雨真不能不管。

“雨真,他……”

“他現在……是我丈夫。”

林雨真咬着嘴脣,丈夫這個稱呼,是那麼陌生,彷彿帶着針,刺得她心一陣疼。

蘇梅顫抖着嘴脣,絕望地搖頭:“我不管了!”

說完,她跑回房間,砰的一聲關上了門。

“進來吧。”

林雨真輕聲道。

江寧點了點頭,走進這看起來並不算大的屋子。

林家在東海市也算得上三流家族,但林雨真家,卻比一般人過得還拮据。

“你跟我來。”

林雨真怕蘇梅又趕江寧,帶着他進了自己的房間。

房間不大,卻是收拾得很整齊。

林雨真從櫃子裏取出毯子,又拿出草蓆鋪在地上,聲音裏透着一絲疲憊。

“你最近就不要出去了,林峯不會放過你的,呆在我家,他至少不敢上門動手。”

林雨真看了江寧一眼,實在很難想象,自己突然就有了一個丈夫。

“以後,你睡地板,我睡牀,我們彼此,井水不犯河水,有問題麼?”

江寧沒說話,只是點頭。

他知道林雨真肯定記不得自己,也不可能喜歡自己,甚至可能,還討厭自己,因爲自己突然就成了她的丈夫。

但她始終是善良,因爲擔心林峯會傷害自己,寧願自己委屈,也要把自己留下,保護自己。

這個女人,長大了,還是這麼善良。

江寧猶豫着,要不要把糖果紙拿出來,想了想,還是沒有。

兩個人默默無言,氣氛有些尷尬。

突然,林雨真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
她不禁臉色一白。

“林雨真,從今天開始,你不用再來林氏集團上班了!”

電話是林峯打來的,趾高氣揚,“哼,我爸已經把你開除了!你們一家人,就等着餓死吧!”

說完,林峯砰的一聲掛了電話。

林雨真半天才反應過來。

她被開除了?

就因爲她讓江寧打了林峯?

可從小到大,這個混蛋沒少欺負自己,他又受過什麼樣的懲罰?

林雨真委屈地想哭。

江寧一看,頓時皺起了眉頭。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